当前位置:彩圣网开奖结果报码 > 瑙鲁 >

瑙鲁匆匆抛弃台湾内幕

  7月23日上午10时,台湾“外交部”在最后通牒发出24小时、经过焦急的等待而没有获得瑙鲁方面的答复后,黯然宣布与瑙鲁“断绝外交关系”。台“外交部”发言人张小月故作高调地称,台湾“主动”宣布与瑙鲁“断交”,是为了“捍卫台湾的利益与尊严”。

  台湾当局这样的“主动”,实际上完全是被逼的无奈之举。7月21日,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周文重与瑙鲁共和国总统勒内·哈里斯在香港分别代表各自政府,在中瑙两国建立外交

  关系的联合公报上签字,决定两国自2002年7月21日起相互承认,并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瑙鲁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惟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承诺“不再与台湾发生任何形式的官方关系”。

  对于瑙鲁与中国大陆建交的过程,台湾当局可以说毫不知情。21日上午10时,台湾“外交部长”简又新还在兴高采烈地主持“外交官员”与外国记者篮球赛的开球仪式。下午1时,当获悉瑙鲁与中国大陆建交的消息时,“外交部”上下全都傻了眼,面对媒体的提问一问三不知,只好硬着头皮说“充分掌握整个过程”,有多套应对方案。不久,台当局向驻瑙鲁“代办”郭圣明发出紧急指令,要求他与瑙鲁政要进行谈判;同时向瑙鲁政府发出紧急呼吁,请求瑙鲁“不要上了大陆的当”,并用威胁的口吻说,希望瑙鲁总统考虑后果。

  随后,台湾的“国安系统”、“外交部”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和“行政院”则赶紧字斟句酌地统一口径。“外交部”竟然声称瑙鲁方面已经捎话过来,说是让台湾再等一下,原因是瑙鲁内阁的政要会推翻哈里斯与中国大陆签署的建交公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台当局自欺欺人的障眼法。眼见“断交”已成定局,简又新在记者招待会上有失风度地握紧拳头、绷着脸骂哈里斯“独断专行”,并说瑙鲁是一个小国,“即使断交也不足惜”。他同时向瑙鲁发出“最后通牒”:瑙鲁必须在24小时内明确表态。

  由于7月21日正好是召开第十届“党员代表大会”、正式就任党主席的日子,可就是在这一天,瑙鲁硬是把台湾当局给甩了,自然觉得很没面子。21日晚,发表党主席就职演说,当着全岛电视观众的面,他三次脱稿,用闽南话攻击祖国大陆“打压台湾”,扬言台湾要“走自己的路、走出台湾的前途”,并声称台湾“更应该勇敢地走出去”。舆论分析认为,意识到败局已定的说出这话,显然是企图煽动台湾民众对内地的敌意。

  顽固“”分子李登辉也乘机跳出来说话。他在高雄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邦交国可能随时多一个,也可能随时少一个,这并不要紧,只要台湾驻外各代表处及民众走出去时能明确表明‘我是台湾人’,并且强烈为台湾正名,就可突破现行外交困境。”“台湾团结联盟”主席黄主文则更加露骨地声称:“台湾要走出去,首先必须将‘中华民国’正名为‘台湾’。”

  瑙鲁位于太平洋中部,面积24平方公里,人口约1.2万人,1968年1月31日独立,1999年被接纳为联合国会员国。其主要依靠大量开采由鸟粪形成的磷矿,曾是南太平洋最富裕的国家。

  台当局1980年与瑙鲁“建交”,1990年台湾驻瑙鲁“领事馆”升格为“大使馆”。为拉住瑙鲁,台当局20多年来向其奉送了不少银子。除每年提供300万美元的固定“援助”外,台湾还“无偿帮助”瑙鲁改善水、电、通信等基础建设,“援建”了不少项目,其中最大的一笔开销是1992年7月,台湾贷款850万美元为瑙鲁修建饭店。去年,台当局又为瑙鲁兴建了一座发电厂。

  与此同时,台当局还多次邀请瑙鲁政要赴台旅游。2000年“就职”时,台特意邀请瑙鲁前总统多维约戈赴台玩了一圈。这还不说,多维约戈的长孙也在台湾的侨德小学读了3年书,一切费用当然又是台当局掏腰包。今年6月,台“外交部亚太司司长”郑博久曾带着丰厚的见面礼赴瑙鲁联络感情。鲜为人知的是,瑙鲁“驻台机构”的场所也是台当局提供的。瑙鲁前总统与台湾南部屏东县的枋寮农会前总干事陈安全私交不错,在台当局授意下,陈同意瑙鲁将其“驻亚洲总领事馆”设在枋寮农会大楼内。据说,这个“总领事馆”的不少活动经费也是台当局提供的。

  台湾当局原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但瑙鲁仍选择与台“断交”、与中国大陆建交,应该说,这绝不是偶然的。岛内舆论界普遍认为,这是国际政治格局演变、海峡两岸实力对比的结果。台湾政治大学外交所教授朱新民指出,中国大陆在国际社会中的政治、经济力量都在不断提升,瑙鲁与中国大陆建交“可以理解”。政治大学的吴东野教授指出,瑙鲁与中国大陆建交“并不令人意外”,“未来一些国家与台湾断交的情况还会发生”。

  台湾当局最终没能挽回局面,只得于7月23日上午10时宣布正式与瑙鲁“断交”,同时撤掉了“外交部”大厅里的瑙鲁国旗。“外交部”大厅中有两面墙,专门放“邦交国”的国旗。23日下午5时,记者赶到那里时,“外交部”里一片宁静。两面墙上原来各有14根旗杆,现在其中的一面墙少了一根。门口的警卫说:“你们来晚了。”据说,上午撤旗时,拍照的记者差点把旗子挤倒。警卫在和我们交谈了几句后,忽然问:“你们是哪里来的记者?”我们回答说:“北京来的。”这句话被旁边接待台的小姐听到了,她顿时紧张起来,急忙走过来,声称刚才没看清记者的采访证,要再看一看。我们将证件交给她,她说:“请稍等一会儿,我要给‘新闻司’打个电线分钟后,一名“新闻司”的女士走了过来,先是很客气地和我们交换名片,然后说:“没问题。”这时,记者才得以开始“轻松”地采访。

  在台北市的东北市郊天母区有一片住宅,这里离台湾的风景名胜阳明山不远,许多外国人都愿意选择来此居住。台湾一些“邦交国”的“大使馆”就坐落在此地。由于台湾的“邦交国”多为小国,“大使馆”多数只是一幢小楼外加一个小院落。这些“使馆”周围有不少酒吧和娱乐场所,一到晚上,霓虹灯的灯光异常明亮,那些“邦交国”的“使馆”似乎有点黯然神伤。瑙鲁在台湾没有“大使馆”,所以,天母区并没有特别的情况出现。在每个“邦交国使馆”大门口,一两名台湾警员仍像以往一样注视着来往的行人,门前的马路依旧车水马龙。只有一点与过去稍有不同:几个记者模样的西方人在“使馆区”来回走动,估计是来挖新闻的。

  从表面上看,瑙鲁与台湾“断交”并没有在台北掀起多大的波澜,但实际上,台当局已经在手忙脚乱地准备“后事”了。据知情者透露,7月22日,台湾驻瑙鲁“外交官员”就接到了撤离通知,准备把一些搬回台湾。“他们不想被动地被逼着离开”。另据消息人士透露,台当局日前已经将有关情况通报给各“驻外使馆”,要求他们加强活动,进一步联络与“邦交国”的感情。同时,台当局官员表示,瑙鲁还欠着台湾1200多万美元的贷款,他们已要求瑙鲁方面尽快归还。

  继去年马其顿与台“断交”后,瑙鲁又宣布与台湾“断交”,岛内舆论认为,这无疑是台当局“金钱外交”、“外交”的又一重挫,批评“金钱外交已非万能”,要求当局“彻底检讨外交政策”。

  “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指出,台当局“”式外交政策严重打击了“驻外人员”的士气。他还引用前“外交部长”钱复的话说,“两岸问题的层次应高于外交,两岸问题不解决,台湾外交未来只会更辛苦”。前“外交部长”、“立委”章孝严表示,应“少说一些挑衅的话,少做无谓的出访,少搞‘护照改名’等动作”。

  《中国时报》、《联合报》批评台当局“到处煽风点火、老顽童式的‘攻势外交’完全是误判形势,不但没有烧着大陆,反而惹火烧身”,“台湾难以抵抗大陆一个轻轻的回击,却还主张‘全面攻击’,岂不可笑”。(据《环球时报》)

http://mkl-bund.net/naolu/577.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5-02??【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