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圣网开奖结果报码 > 巴布亚新几内亚 >

这个岛上女人大规模狂笑着死去 科学家揭残忍真相

  1957年3月的一天,美国的一位病毒学家在新几内亚岛担任医疗官时,接触了几个被巫术“诅咒”的妇女,这些妇女来自东部高地的一个名叫富雷(Fore)的原始部落。这些妇女被送来就医是因为,不久前她们的身体突然开始出现一些异样:脸上不可自抑地露出奇怪诡异的傻笑,全身不停地颤抖,说话颠三倒四,走路丧失平衡能力等等,这让她们看起来就像被恶灵附体一样。

  更可怕的是,这种诡异的状况是不可逆的,会不断地恶化,通常在3到6个月后,被诅咒的人会彻底失去平衡能力而瘫倒在地,颤抖着发出凄惨诡异的狂笑,最后把自己活活饿死。是的,饿死,因为他们会渐渐失去吞咽的能力,口中就算塞满了食物也无法下咽。而这只是死亡的方式之一,另外的一种死法就煎熬多了——被诅咒的人会因为大小便失禁,整日瘫痪在自己的排泄物中狂笑,最终因褥疮中毒而死。

  对于20世纪50年代仍处于石器时代的富雷人来说,眼看着部落里的人们像被恶灵附体一样接二连三地狂笑而死,让他们处于极度的恐惧之中。他们认为,是别的部落用巫术诅咒了他们,所以才有了这闹鬼般的一幕幕。由于被“巫术”诅咒而死的人会难以自抑地颤抖,富雷人给这种巫术起了一个名字:库鲁(Kuru),在当地语言中为“颤抖”之意。

  “巫术”一类的说辞或许可以让当地人深信不疑,但是这绝不可能说服被“巫术”吸引到新几内亚岛的各国调查学者。在彼此的配合之下,学者们开始对富雷地区被“巫术”诅咒而死的人进行全面的研究。他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被“巫术”诅咒的人里,女性的比例出奇地高,有专家据此推测,所谓的“巫术”其实是一种遗传病,由某个单一常染色体上的基因决定,在女性身上为显性,在男性身上为隐性。

  然而这种可怕的假设很快就被更可怕的事实推翻,学者们发现,这种“巫术”并不是遗传病,而是传染病,因为它可以在群体中实现横向传染。凡是被“诅咒”而死的人,脑部都被某种东西蛀成了海绵状的中空结构,特别是与人体协调性密切相关的小脑部位,受到了格外严重的伤害,这种恐怖的脑部病变被认为是令受害者出现各种疯狂举动的直接原因。学者们将死者的脑组织注射进一只健康黑猩猩的脑中,经过两年的潜伏期之后,黑猩猩也出现了相同的小脑共济失调症状,这一切终于验证了学者的怀疑:所谓的“库鲁巫术”,本质上是一种具有传染性的脑部神经系统疾病。

  朊病毒大约是一般的病毒的千分之一大小,甚至更小,并且仅仅存在于脑部和脊髓中,它在人体中既不引发任何炎症,也不产生任何抗体,由于它的结构实在是太简单了,以至于后来的一位生物化学家斯坦利•B。普鲁西内(Stanley B.Prusiner)表示,它甚至连病毒都算不上,而仅仅是一种具有感染性的蛋白粒子。这种蛋白粒子可以在人脑中造成蛋白质的错误折叠,最后使人的脑组织变成像海绵一样的中空结构。

  美国作家理查德•罗德斯的作品《致命的盛宴》有这样一个细节,让我印象深刻:19世纪的水手在驾船路过新几内亚岛时,往往会小心翼翼地和这个岛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一旦由于触礁等原因落水,那么水手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朝着与新几内亚岛相反的方向使劲游。

  新几内亚岛的民族分布情况极其复杂,有统计显示,目前世界上大约有6000种语言,其中的1/5到1/4都分布在新几内亚岛上,有些语言的使用者甚至只有几十人,这个岛屿上的各种民族像马赛克碎片一样错综复杂地分布着,其中一些民族有食人的传统,也就是说,新几内亚岛上分布着各种食人部落,富雷人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请你想象这样一个情景:你,是一个水手,划船路过新几内亚岛,结果在海岸线附近不小心触礁落水了。你在海里一边踩着水一边四处张望,就在这时,岛上雨林中的一些土著人发现你落水了,马上从雨林深处跑出来,站在岸边静静地看着你,不喊、不骂也不叫,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你。如果你沿着海岸线往东游,他们就跟着你往东走,你往西游,他们就往西走,如果你朝岸边游过去,他们就举起武器等着你,如果你往回游,他们也不追你,只是站在原地继续默默地盯着你,而你身后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没有大规模的牲畜饲养,当地人的蛋白质来源就非常有限,所以任何动物蛋白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极其宝贵的,比如让很多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毛蜘蛛,他们抓起来烤熟就吃了,有的木头被水长期浸泡长出的船蛆,也成了当地人口中的美食。那么刚刚死去的人呢?几十公斤重的新鲜人肉在当地一部分土著人眼中,自然没有任何浪费的理由。

  多年的国家博物馆工作经验让我始终相信一个原则:人类历史中任何社会行为,都有其自然科学的底层逻辑。新几内亚岛的食人习俗也是如此。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在新几内亚岛进行常年的观察和调研后提出了一个关于当地食人风俗的观点:新几内亚岛之所以会存在食人的习俗,很可能是由于当地蛋白质的匮乏。

  在上古洪荒之际,远古时代的人类也面临着新几内亚岛上的那种绝境,在食物或者蛋白质极度匮乏的情况下,我们的祖先彼此追逐和杀戮,胜利者肢解了失败者,并且吞噬了他们的血肉,那些对朊病毒没有抵抗基因的胜利者随即被蛀空了大脑,在惨笑中死去;那些有抵抗基因的胜利者则存活下来,生下了同样具有抵抗基因的后代,他们就这样一代一代地延续到了今天。

http://mkl-bund.net/babuyaxinjinaya/546.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4-30??【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