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彩圣网开奖结果报码 > 巴布亚新几内亚 >

在黎巴嫩做难民援助!这位浙工大青年太帅了!

  他推动落实了“难民妇女经济独立项目”,用行李箱将几百匹布料平安运送至难民聚集区,维系当地难民妇女的生活;

  在这个只有不到三百个中国人的土地上,他从光鲜亮丽的市中心到难民流离的贫苦区,贫富差距、战火暴乱不再是书本上简单的八个字。他开始知道,他搬的每一块石砖,刷的每一层油漆都在为叙利亚难民儿童的未来添砖加瓦。他用爱、勇气、坚持,告诉全世界,他是中国青年,中国人在做这件事!

  作为新时代青年,谷沐野一直都在思考“时代的使命”。战争年代,保家卫国是时代的使命;百废待兴,扎根科研是时代的使命。但我们生活的时代,似乎并没有那么多“毅然决然”,“投身”、“奉献”也许并不是主旋律。他说:“我想做有价值的事情,我想抓住时代的痛点。”

  可是做什么事情,才是“抓住了痛点”呢?谷沐野坚定道:“我认为我作为国际义工为叙利亚难民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一个‘抓住痛点’的很好例证。”

  叙利亚战争使得480万人被迫离开家园,还有630万人在叙利亚国内无家可归,这个数字还以每3秒就新增1位难民的速率扩张着。超过84%的难民人口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其中有28%以上的难民生活在了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中。因此,那些本身就存在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同时又接收了大批难民的发展中国家,才应该是当代青年学子多加关注的对象。

  “因为战争,就算仅有一个家庭被摧毁也太多,就算仅有一个人被夺去希望也不应该。”

  黎巴嫩作为叙利亚邻国,接纳了很多叙利亚难民,谷沐野来到黎巴嫩参与的第一个项目便是“妇女经济独立项目”,将流离到陌生国度的叙利亚妇女的手工技能与中国电子商务相结合,售卖她们亲手制作的精美工艺品,让母亲们实现难民家庭生活可持续。

  作为该项目的“元老”之一,他用行李箱裹带着数百匹未加工的布料,前往Shatila,难民聚居区。

  Shatila本是五千多巴勒斯坦难民的聚居区,叙利亚战争爆发后,由于叙利亚难民的涌入,人口一下子激增到十万,可想而知建筑住房有多么紧张,里面所有的建筑都是违章加盖,一层的基础上再叠一层,走在路上冷不丁就有砖头从顶上掉下来。在用电压力之下,电线也是胡乱搭接,电线杂乱无章且随处可见烧焦的电线头。

  随着项目的深入,他开始了解到了她们曾经在叙利亚所遭受苦难,也无意间让她们回想起了痛苦的经历。离开家乡、痛失亲人等痛彻心扉的回忆,让她们止不住地流泪。她们说:“你们不来这里的话,永远都不会有中国人知道我们叙利亚人经历了什么。”

  孩子说,战争永远不会停止,它的规模只会越大,就像匹诺曹的鼻子。战火、动荡和流离,让难民儿童背负了太多的恐慌、迷惘、悲哀、忧伤和深沉,却无法抹去他们的纯真和善良,无法摧毁他们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为参与到改变这一切的行列中,谷沐野来到了位于黎巴嫩中北部的Kfifan小镇,这里有一个名叫Offre Joie的慈善学校。学校里的孩子们不像新闻上简单的图片,也不是苦大仇深的模样。他们正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过上好的生活。

  本以为这些受过创伤的孩子见到陌生面孔会有些冷漠和抗拒,然而没想到的是初次见面就受到了他们超乎想象的热情对待,孩子们对他充满好奇,争抢着拥抱,他深切感动于孩子们无条件的善良与信任。他惹不住思考:难民儿童和所谓的“正常儿童”区别到底在哪里呢?来自贝鲁特的法语老师Irma告诉志愿者们,这些孩子,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每个孩子都渴望爱。

  谷沐野带着来自中国的颜料、墨水与毛笔,教着他们可能永远没有机会接触到的水彩。 每一个孩子都在有限的时间里面,想通过谷沐野这个来自遥远中国的老师了解更多的知识。因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可能在明天就会因为家中的经济压力而去务工,永远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

  在Offre Joie,我们拍照的时候会比三根手指,代表Love(爱), Respect(尊重), Forgive(宽恕)。厨师Saade告诉我们,他不喜欢看到孩子拍照用两根手指比V,因为V是Victory(胜利),是War(战争)。当孩子们比V的时候,他们也成了战争的一部分。而反对战争正是Offre Joie建立之初的目的。

  在教英语前,他看过这儿的英语教材,有一整个章节是关于战争与和平的。里面写道:“在战争发生之前,我们谁也不知道它能有多残酷。”然而谷沐野来到这里的意义绝不是怜悯的帮助或是拯救,只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看到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成长,而他们带给人们的惊喜和偏见的消弭也会是最大的收获。

  “Melhem他总是戒骄戒躁一直是以很平和的心态对待每一个人,作为整个OJ的领导,依旧‘冲在前线’。”

  谷沐野特别佩服的人是Melhem。Melhem为了让OJ能继续运营下去,尝试经商,将赚来的所有钱用来帮助叙利亚难民小孩获得更好的教育。现实中有很多组织打着慈善的大旗,实则本质是为了赚慈善的钱或为自己的形象贴金。而只有Melhem这样以善为出发点的慈善,才能将Offre Joie坚持数十年,并得到了总统特别贡献奖,获得了举国的影响力。

  谷沐野来到了位于Beirut的黎巴嫩最高法院地下室,同当地的志愿者一起整理数十年前法院卷宗,这些卷宗在黎巴嫩内战时被洪水几乎毁于一旦,为了未来在冤假错案出现时一切都有据可依,志愿者们的工作便是将所有卷宗从尘土中清理出来,并重新整理归类。在地下室整日的清理过程中,谷沐野还幸运地见到了黎巴嫩司法部部长和最高法院院长,与他们交流自己在当地进行国际志愿服务的经历。

  元宵节的时候,谷沐野有幸受邀参加了中国驻黎巴嫩维和部队的联欢会,并在舞台上表演了与伙伴悉心准备数周的歌曲,维和部队的官兵们都十分热情地捧场,在只有不到三百个中国人的黎巴嫩土地上,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演罢与官兵们交谈,谷沐野才知他们日常生活的艰辛。终日在异乡的土地上做着危险的扫雷工作,还要饱受思乡之苦,而他们的排长在不久前的维和工作中意外牺牲,没能等到今日的欢聚一堂。

  志愿服务期间,最为辛苦的,当属战后重建工作。每次重建前,Melhem总会把大家聚在其一起祷告,分享每个人内心的想法,speak to your heart,这是一个团队培养向心力与凝聚力的手段。

  黎巴嫩内战虽已过去数十年,但任有无数被毁坏的建筑散布在乡镇的各个角落。每个周末,他们就和当地以及法国的志愿者一起参加重建工作,都是一些搬石砖、刷油漆和刮石墙等又累又脏的活。本来以为当地的志愿者都是二三十岁,后来才知道很多人都只有十六七岁,最大的也不超过二十六岁。不得不感叹黎巴嫩青年的奉献精神与吃苦耐劳的能力。

  在重建工作中,谷沐野认识了一位叫做Hasang的17岁帮工。阳光积极的他让谷沐野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当地人,直到后来才得知,他的家庭在叙利亚战争刚开始时逃难到Tripoli,黎巴嫩最混乱的城市之一。当他们的生活逐渐起色时,他的父亲却在多年前的Tripoli混战中被乱棒打死。但是,在一次Tripoli的重建中,一名Offre Joie的志愿者问他:“嘿,要不来Offre Joie上课,我们能给你一个家。”在Offre Joie长大成人后,他也成为了这里的一名志愿者,于是谷沐野看到了他出现在这里,笑容灿烂。

  “我生长在实力殷盛的祖国,生活在物质丰厚的时代,体会着老一辈人体会不到的自由。我能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向往着马斯洛的金字塔顶端。我所拥有的安全和温饱,是我眼前的人们,所要穷尽大把时光,都可能无法得到的。”在日常的相处中,古沐野也意识到难民只是他们身上众多标签的一个,大部分时候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有血有肉的人。就像就像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所说:“每个难民的遭遇和苦难不同,但他们都有不同寻常的勇气;不仅是为了生存,更是坚韧不拔地重建支离破碎的生活。”

  “只希望我目前小小的行动,能在未来的难民事务上发挥出尽可能大的作用。让这个世界更多的人知道,中国青年,中国有人在做这个事情,中国有人在为这些全球关注的议题献出自己的力量。”

http://mkl-bund.net/babuyaxinjinaya/1215.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7-04??【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